荣誉资质 庄子不养猫:中国古人为什么养猫?

  

《诗经·七月》:“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这里的“狐狸”,很可能跟今天我们说的狐狸这一种动物不一样,而是指狐和狸这两种动物。这几句诗的意思是,十一月时人们猎取貉、狐、狸,为贵族公子做皮衣。

比如《尸子》中说:“使牛捕鼠,不如猫狌之捷。(《御览》九一二引。)”此“猫狌”即彼“狸狌”,豹猫和黄鼬。

《庄子》中的这些话,还经常被转抄,“牛鼠”“马鼠”成了当时人的成语,见于《尸子》《韩非子》《说苑》《法言》《东方朔传》等文献之中。

《淮南子》:“鼠之遇狸,必无馀命。”也是说,老鼠遇上猫,小命不保。

《山海经·中山经》记录了一种动物,“其状如狸而白尾”,长有修长的鬣毛,名叫朏朏,大概就是今天我们说的小灵猫,原文说“养之可以已忧”。

《庄子》中有关养虎的文字,也同样深刻:“养虎的人,不敢用活着的动物作为老虎的食物,因为怕激起老虎的杀心;也不敢用完整的动物尸体喂老虎,唯恐激起老虎的残虐之心;时刻留意着老虎的饥饱,洞悉老虎的喜怒。老虎与人不同类,但老虎能喜爱养虎之人,正是因为人能顺虎之意。那些被老虎杀死的养虎人,一定是违逆了老虎的意愿。”原文“不敢以生物与之”“不敢以全物与之”荣誉资质,即只用碎肉喂老虎荣誉资质,这个法则在今天仍为国际上养虎者所遵循。

《尚书·禹贡》:“梁州荣誉资质,厥贡熊罴狐狸织皮。”“熊罴狐狸”是四种动物。这句话的意思是梁州的贡品中有熊、罴、狐、狸四种皮料。

《庄子》中所见早期国人驯养的动物

《庄子》中分析道:这是用人的好恶是非的标准来养鸟,并非用鸟的好恶是非的标准来养鸟。如果用鸟的好恶是非的标准来养鸟的话,应该让它栖息在茂密的丛林,遨游在沙滩山石之上述,让它在江湖上自由游泳,给它喂泥鳅鲦鱼,让鸟回到鸟的行列,任意自适。

《韩诗外传》中还有一个相关故事:一次孔子在屋里演奏瑟,曾子和子贡在门外听。一曲罢奏,曾子说:“哎,老师的瑟声之中有种‘贪狼之志,邪僻之行’。其不仁而趋利的色彩,怎么这么重呢?”子贡也觉得曾子说得对,但子贡没有说话,随后走进屋中。孔子看子贡好像有什么想要批评自己的,但是又不好意思,于是孔子把瑟放下,让子贡说话。子贡就把曾子的话告诉了孔子。孔子说:“啊!曾参真是天下的贤人啊,真是我的知音。刚才我演奏瑟的时候,屋里恰巧有一只猫(原文是‘狸’)正在捕鼠,猫顺着房梁动作缓慢,老鼠一见赶紧避开。猫瞪着大大的眼睛,弓着背,就是没抓住。我演奏时沉浸在当时的情景之中,心里替猫着急。曾参说我‘贪狼邪僻’,说得对啊。”

饲养有利于规模化,可控化。然而穿猫皮、吃猫肉,其实也并不一定要养猫,古人选择更多的方式恐怕还是野捕。即《庄子》所谓的猫“中于机辟,死于网罟”。

“养之可以已忧”的珍禽异兽,在古人的记载中一直也并不罕见。别的书证我们可以不看,单看《庄子》中这九种动物,其中老虎、斗鸡和海鸟三种,其实都是宠物。

这是古人很早之前就利用猫皮的记录。

在家猫没有占领中华大地之前的先秦两汉时期,国人是否曾有过驯养“猫”的尝试呢?古人又因为什么开始驯化野猫呢?本文以作者熟悉的《庄子》等文献为中心,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番梳理。

《礼记》里已经说:“迎猫,为其食田鼠也。”意思是当时的祭祀对象中有猫神,因为猫会吃老鼠。看来猫对当时人们的意义,最重要的就是灭鼠。

为皮肉而养猫

那么,古人是如何看待猫的呢?

然而这些养猫捕鼠的尝试,应该比较失败。从当时社会上仍然普遍养狗捕鼠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

《礼记》的《内则》里,记录了古代贵族的各种规矩,其中自然少不了关于吃的内容:“不食雏鳖,狼去肠,狗去肾,狸去正脊,兔去尻,狐去首,合作加盟豚去脑。”说的是吃鳖不吃幼鳖,吃狼不吃狼肠子等进食规矩。其中的“狸去正脊”指吃猫不吃猫的前脊柱。古人把脊柱分成三段,前面的是“正脊”,中间的是“脡脊”,后面的叫“横脊”。总之当时人们不但吃猫,而且吃猫吃得还挺讲究。

古人养猫的第三个动机,就是现代常见的宠物需求。

主张“入兽不乱群,入鸟不乱行”的庄子,肯定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

除了捕鼠,人们去驯养猫的另外一个可能的动机,就是充分利用猫的身体,穿它的皮,吃它的肉。

鸟作为宠物,在《庄子》中重复出现两次,而且作者给出了重点分析。这两段文字分别见于《达生篇》和《至乐篇》,内容大同小异,大意是: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展开全文

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 东汉 猫鼠图 来自凤凰山汉墓祠堂左壁

【明】沈周 写生图册·猫

从前有一只奇异的海鸟来到鲁国的郊外,鲁侯对它一见倾心。这只海鸟被鲁侯像接待外宾一样接进国中,鲁侯命人在太庙中设宴奏乐,其礼节极尽奢华隆重。但海鸟不饮不食,三日之后便一命归西了。

汉代之前,文献中其实并没有明确记录养猫的民俗。而同时期的马牛羊鸡犬豕等六畜的饲养,却明确并且大量存在于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之中。

为捕鼠而养猫

从功能上讲,当时的犬有三种,即狩猎用的“田犬”,有看家用的“吠犬”,还有拿来吃的“食犬”。

马虽然平平无奇,但《庄子》中说养马的文字却精致到这种程度:“爱马的人,用竹筐盛屎,以贝壳盛尿。偶尔有蚊虫扑到马身上,人驱赶不及时,娇贵的马儿就会因受惊而咬坏衔口,毁坏头上和胸前的装饰。”可见庄子对养马的认知异常深刻。再联想到《庄子》中庖丁解牛、痀偻承蜩等寓言中对动物细致入微的描摹,以及书中大量出现的活灵活现的动物形象,更让人认识到庄子的“于学无所不窥”。

原标题:庄子不养猫:中国古人为什么养猫?

《淮南子》又说“发屋而求狸”,意思是拆了屋子抓猫,这大概是极端情况下猫让人抓狂,使得人们连屋子都给拆了。

顺便一说,从后来的文献上看,中国古人吃的“狸”“猫”,其实很可能也不是境内普遍分布的豹猫,而是果子狸。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另外深入讨论。

总之,这是一次养宠物失败的典型。主张逍遥无待的庄子,很可能不会喜欢养宠物。

牛羊猪三牲自不必多说。

“山林与!皋壤与!与我无亲,使我欣欣然而乐与!”

而《庄子》中说的养虎、养斗鸡,很明显已经超出了一般的实用意义,而发展为娱乐意义了。

《左传·定公九年》记载,齐景公要赏赐梨弥,梨弥推辞说:“有比我先登上城墙的人,我只是跟着他上去了。他戴着白色头巾,穿着狸皮大衣。”最后这句话的原文,是“晳帻而衣狸制”。“狸制”,就是用狸猫皮制作的衣服。

《庄子》一书(参考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中,明确提及的当时人们豢养的动物,一共九种。

这一点在今天猫粉看来,可能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但就已有的文献来看,却是很有可能的。

《韩非子》说:“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吕氏春秋》:“狸处堂而众鼠散。”狸就是猫的别称。前一句将狸与打鸣报时的鸡并列,后一句说狸猫在屋中会让鼠众退散,都透露了当时人们养猫捕鼠的探索。

当时虽然没有家猫(猫科猫属),但人们似乎也已经有意识地驯养中国大地上普遍分布着的豹猫(猫科豹猫属)了。而人们驯养豹猫的心理,大概正为灭鼠。

庄子对猫捕鼠的明确认知和生动记述。

我想庄子其实也有可能喜欢猫,只不过庄子爱的肯定是自然生长的猫,而不是作为别人的工具、猎物和宠物的猫。

庄子不养猫

作为宠物的养猫

其中缘由,大概与猫跟鸡的矛盾有关。

《淮南子》:“狸执鼠而不可脱于庭者,为搏鸡也。故事有利于小而害于大,得于此而亡于彼者。”意思是说:猫能捕鼠,但人不能让它跑到院子里去,因为猫也会残害鸡。所以有的事情是弊大于利,让人感觉“捡了芝麻却丢了西瓜”。

6月30日,资本邦获悉,诺思兰德(430047.OC)于2020年3月10日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信息披露平台发布了《拟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精选层挂牌辅导备案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编号:2020-002)。2020年6月29日,公司收到北京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北京诺思兰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工作的无异议函》(京证监发〔2020〕173号),北京证监局对中泰证券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精选层挂牌的辅导工作无异议。

原标题:周国平:如果你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哲学恰恰是最有用的

posted on posted @ 20-07-12 02:05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澳客网官网-澳客网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