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争再起,民主党调查特朗普的公心与私意

  

赵瑞琦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4月23日,美国两党斗争再次升级:众议院投票通过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以审查特朗普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以及经济救助计划的执行情况。按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说法,此乃理所应当和职责所系的正常监督,而特朗普则表示:“这是又一次的猎巫行动。”

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对内搞党争,对外试图将责任转嫁给别国,这种将疫情“政治化”的做法,对本国疫情防控有害无益。实际上,自疫情加剧以来,美国两党之间的角力就不断加码;而疫情对美国的影响更在毫不留情地放大之中。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发布预测称,受疫情影响,二季度美国经济降幅将超过7%,失业率将超过10%;纽约州州长科莫强调,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在今年秋天开始迎来第二波暴发,到时再加上新一年的流感季到来,新冠病毒及流感的检测治疗压力将会让美国的医疗系统再次面临重大冲击。

初衷

早在4月1日,美国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就提出法案,要求设立调查联邦政府应对疫情的独立委员会。委员会由25人组成,耗时18个月进行调查,以便为未来的应急计划提供参考。该委员会主席汤姆森称,委员会的职责将与2001年“9·11”事件后的委员会相似。

最终在23日,成立独立委员会的决定以212票赞成、182票反对的结果获得通过,投票基本按党派划分。特别调查委员会由民主党众议员吉姆·克莱伯恩领导,委员会有权传唤证人、调用文件,其职责是检查过去两个月推出的经济救助法案的执行情况,并审查“(政府)对新冠病毒危机的准备和应对”,包括政府对检测和隔离等问题的处理、设备和医疗用品的分发等。该委员会将以二战时的杜鲁门委员会为模版建立。杜鲁门委员会负责调查军方在二战期间有关行政混乱、浪费和诈骗资源等丑闻。

在投票通过之后,佩洛西表示,此次成立的这个委员会将根除“浪费、欺诈和滥用”,并防止哄抬物价、牟取暴利和政治偏袒等做法,委员会将努力确保美国对疫情的反应“基于最好的科学”和主要卫生专家的建议。不过,佩洛西还表示,与“9·11”事件之后成立委员会以亡羊补牢不同,该委员会旨在解决“这里和现在”的问题,尤其在投入创历史新高的联邦纾困资金的情况下。

争议

4月23日,佩洛西在与记者的电话会议上说:“我们希望能有合作,因为这不是对整个政府的调查,而是对整个危机的调查”。然而对此,特朗普的反应是“现在不是进行政治、进行无休止的党派调查的时候”;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也说:“这与监督无关,听起来像是纯粹的政治。”

在成立独立委员会提议露头之初,特朗普就持反对意见,称其为民主党的政治打压和“猎巫”行动。应该说,特朗普的恼火也并非空穴来风。“三权分立”一直是美国政治制度的最主要特征之一,也被美国政治精英认为是其民主政治的先进之处和优势所在。在既有的监督框架上再叠床架屋,是固本强基之举还是看菜下饭之意,不由得特朗普会思虑再三、怒气难平。

实际上,在此前美国国会通过的价值2万亿美元的CARES法案中,有许多额外的监督措施,除了与联邦资金有关的原有监督措施外,还特意创立三个监督机构:设立大流行应对问责委员会,由一般检查人员组成,以查找和调查该法案下支出的浪费和滥用情况;设立大流行病恢复特别监察长,对财政部的刺激支出进行监督;成立国会监督委员会,要求财政部和美联储理事会每30天向国会发送一次报告,以进行监督和管理。

大选

新冠病毒改变了美国的常规运行模式,包括美国总统竞选的传统形态。美国人心里清楚,2020总统大选不会取消,但是未来的六个月,与以往二百多年的45届总统大选,大不一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家防控不力而成为疫情的震中,当下美国的核心焦点应该是2020总统大选,各类造势、抹黑活动,此刻应该正如火如荼。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把美国选举程序搅得乱七八糟,使得大选年出现前所未见的难题,比如,如果疫情到夏天仍未终结,那么于7、8月召开的两党代表大会将很难如期举行。毕竟,数万名党代表挤在密闭的空间中,情绪亢奋又嚷又叫,会成为传播新冠病毒最危险的场所。

而且,按美国防疫当局的警告,74岁的特朗普和78岁的拜登,都属于必须待在家里不要出门的易感染病毒的高危人士。于私于公,他们的竞选活动都不能像以往那样召开造势大会。在这种情况下,喜欢使用推特的特朗普,就比不喜欢发推的拜登,可以更好地向民众宣传自己的政策主张。而且,百无禁忌的特朗普也比拜登的气场要略胜一筹,更容易吸引大众的目光。

同时,病毒也把总统大选这档子事挤到了公众视线的边缘:美国报纸的头版头条、电视的黄金时段,满眼望去都是新冠病毒;人们在社交媒体上谈论的热点,也都是新冠病毒。可以预计,到11月3日总统大选投票日之前,在竞选的议题中,令人恐惧、攸关美国经济的衰退和威胁美国人生命安全的新冠病毒,必然成为候选人交锋的首要议题。

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必须改变自己,与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拼个高下,以向民众更好地宣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当然,彼之砒霜吾之蜜糖,拜登也有利好。3月以来,新冠肺炎疫情使美国股市五次熔断,道琼斯指数下跌近1万点,这把一直以来以经济发展作为执政资本的特朗普上任三年来的成果吞噬了个干干净净。接下来,如果特朗普拿不出应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有效办法,被美国选民逐出白宫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佩洛西通过众议院的操作来掣肘特朗普,给拜登暗中加把油,也是题中之义。

如此看来,众议院新成立的特别委员会,能不能得出个明确结论,甚至会不会不了了之,对民主党来说,都不那么重要,能把特朗普拉下马,或至少能够降低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目的就达到了。

“通俄门”未能伤筋动骨,但新冠病毒的破门而入,的确成了特朗普竞选连任的拦路虎。无论是打虎成功,还是被虎反噬,2020美国总统大选都平添很多变数,从而显得不同寻常,其过程必定会出人意料。(责任编辑:唐华)

posted on posted @ 20-06-25 10:00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澳客网官网-澳客网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